豬腳蔡(「瘋狂」ing……)

Chorizo cheese pupusas-1 

薩爾瓦多料理?這陣子止不住想試試看的念頭,還沒吃就被勾住的癮,似乎蘊藏更強大的力量。事實上我對薩爾瓦多,不論國家本身還是他們的飲食文化,都陌生得很。幸好在西雅圖附近還有幾間據說很道地的薩爾瓦多餐廳,更慶幸的是其中一家就在離我們住家車程約五分鐘的地方,趕緊慫恿老公陪我一道嚐鮮。

薩爾瓦多雖然是中美洲面積最小的國家,但人口密度最高,豐富的火山地形及馬雅文明古蹟是薩國的兩大特色。跟許多拉丁國家一樣,薩國的主食是玉米,其他如豆子(bean)、木薯(yuca)、雞肉與豬肉、大蕉(plantain)、香蕉、番茄等等,都是很常見的食材。如果吃得慣墨西哥菜,我敢說九成機率也會愛上薩爾瓦多料理。

我們到El Comal時,整家店還處於沉睡狀態,一桌客人也沒有,好在服務生馬上出現帶位,要不然我們必定會黯然退去。我已經知道自己要點什麼-Pupusas。Pupusas是薩國的傳統美食,沒吃過Pupusas就不算吃過薩爾瓦多菜。被拉去的老公完全狀況外,我幫他點了一份什麼都有的拼盤,希望拼盤中至少有一樣菜能討他歡心。

我的Pupusas首先上桌囉! 

Pupusas  

點了兩種口味:Queso con Loroco(上圖左)和Queso con Chorizo(上圖右)。後方是附贈的薩爾瓦多式泡菜,微酸微辣。

其實可以把Pupusas想成蔥油餅或餡餅,只不過麵糰是用玉米製成,厚厚的一片塞滿不同內餡,最常見的內餡有乳酪、豆泥和炸豬皮(chicharrón)。有意思的是我點的這一款Queso con Loroco(Queso意指起司)。 Loroco是薩爾瓦多特產的一種花,通常都是含苞待放的狀態被摘下來當作食材。花苞時呈淺綠色,開花後有著茉莉花的清麗淡白色,小家碧玉的模樣。Loroco嚐起來味道像朝鮮薊(artichoke),也有人認為像花椰菜或蘆筍。他們富含維他命A、B、C、鈣、鐵和纖維質,除了趁鮮吃,也時常被製成罐頭食品。

Loroco Pupusas  

入口的第一印象的確符合朝鮮薊溫和的形象,更有一種讓人為之一振的酸楚混在甘甜中。服務生說他們這一款pupusas所用的乳酪是清新的莫札雷拉(mozzarella)和其他種乳酪混合,遇熱後實密的玉米麵皮、loroco的嬌嫩和乳酪化成千絲萬縷,帶來味覺上生生不息的變化。光是這款pupusas就足以使我再度光顧這家店N遍了。不過loroco微酸的呈現,不知道對沒試過的人的接受度高不高,我看老公好像興趣缺缺,比較中意他的菠菜pupusas。

Chorizon cheese pupusas-2  

第二款口味較重的Queso con Chorizo,混合薩爾瓦多的豬肉香腸(chorizo)、自製番茄醬(tomato chutney)、Cotija和Monterey Jack兩種乳酪。Cotija是墨西哥硬質乳酪,也可想成是墨西哥版的帕馬森,乾硬易碎且鹽分高。因為比一般的乳酪鹹,通常扮演點綴的角色,墨西哥烤玉米(elote)就是把Cotija撒在玉米上和辣椒粉一起去烤。Monterey Jack(又簡稱Jack)是最正統的美國乳酪之一,源自美國加州的Monterey,年輕狀態的Monterey Jack充滿彈性,口感溫和甜美,長時間熟成的Dry Jack,其實與Cotija也是有幾分相似。

因為選用的乳酪比較重口味,整體而言負擔也顯得沉重,不過還是蓋不了豬肉香腸濃濃的肉香,總讓我覺得很像在吃沒有麵的義大利麵。也可能因內餡過於飽滿濕潤,玉米餅的部分跟著軟塌,相較之下就沒那麼吸引我了。

PLATO GUANACO  

幫老公點的拼盤(Plato Guanaco)也上桌囉。這拼盤裡全是薩爾瓦多的招牌菜,從九點鐘方向的菠菜乳酪pupusas順時鐘介紹,分別是炸木薯和炸豬皮、玉米粽子(tamales),豆泥(refried beans)和炸大蕉。

菠菜與乳酪的組合向來無敵,口感溫柔滑嫩,像是被玉米餅緊緊包住的焗烤菠菜。炸木薯酥脆不油膩,吃起來與馬鈴薯九成九相似,但比較綿密。平時熱愛薯條的老公竟不喜歡炸木薯,認為雖然口感類似馬鈴薯,卻沒馬鈴薯來得香濃,就說是"清純版馬鈴薯"吧。炸豬皮挺硬的,很像放冷了肉塊,味道也不太明顯,竟然成了老公的最愛。用香蕉葉包覆住的玉米粽子果然如許多網友所說,太乾太無味。即使我們已要求放了雞肉,但雞肉是雞肉,玉米麵糰是玉米麵糰,像把兩個不情不願的男女硬湊做堆。豆泥很耐吃,我不太懂店家是故意把豆泥跟大蕉幾乎重疊在一起,還是他們哥倆好剛好喜歡作伴。整頓餐最令我滿意的莫過於炸大蕉,當然這純屬個人喜好,我到墨西哥的時候天天在路旁買好幾根吃,蒼蠅亂飛或甚至停留在大蕉上面也無法改變我的決心。炸過後的大蕉還保留一些堅硬,不至於稀巴爛,更讚的是宛如未成熟香蕉的微酸口感,宛若欣賞一名外表萬分美艷的熟女,她突然露出回到過去的羞澀笑顏,這一瞬間比"只是美麗"更讓人沉迷。

最後是一大碗集合牛肚、牛腳筋和許多蔬菜的湯-Sopa de Patas。我想美國人大概是全世界少數還不太願意接受動物內臟的民族吧,連首度嘗試的薩爾瓦多菜都可以吃到牛肚了。湯頭乍看之下又酸又辣,事實上含蓄得很,既不酸也不辣,喝上一口就有一種千里迢迢返家後,思子心切的母親馬上從廚房端出好幾個小時的結晶。蔬菜包括四季豆、空心菜、木薯、玉米、節瓜,我最愛的大蕉竟然也混在其中,跟鹹湯一起享用其實蠻搭的。如果沒有這些清爽的蔬菜,即使一開始覺得牛肚和牛腳筋再多好吃,吃多了也感覺很膩。服務生另外送上兩片跟pupusas差不多大小的玉米餅(tortilla),裡面當然什麼東西都沒包,但光熱呼呼地拿在手上就一陣窩心囉。墨西哥tortilla和薩爾瓦多tortilla不同於他們的厚度,後者的厚度比較接近印度烤餅(naan)或中東麵餅(pita),適合用來沾重口味的食物。

SOPA DE PATAS  

我們頂著大肚楠滿足地離開餐廳,沒想到第一次嚐試薩爾瓦多菜就像中樂透一樣,覺得自己太太太幸福了。老公和我最喜歡的還是pupusas,甚至已經開始計畫下次回去要點什麼。要不是老公對大蕉興趣缺缺,我還真想點另一種炸大蕉當甜點哩,唉,下次吧下次吧……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heeseaholic 的頭像
cheeseaholic

起司哈克

cheeseahol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